阅读:309回复:0

普宏魁:四大名著是中国平民文化的滥觞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12-25 12:09
2016-12-14 草根网
   我的这一论断从下述三方面展开说明。

   一、四大名著是普及性的通俗读物,四大名著的出现是精英文化向民间扩散的必然结果,是白话文运动的产物

   首先,白话运动即是平民文化运动。

   “白话运动”基本的界定是出现在“五·四运动”,“白话运动”曾经被当作“五·四运动”的主要功绩之一,但客观上讲“白话运动”应该是平民的文化运动,即“贵族文化”向平民阶层扩散的的现象,却历来有之,因为文化历来就有平民的参与。如中国较早的《诗经》中的《风》其实就是平民的文艺作品,此即是诗中的平民文化;而宋代的词则基本已经全面地向平民开放,至少它已经全面地向平民中的“歌妓”开放,虽然词中表达的多数是才子佳人之间的惺惺相惜之情。而另外我们需要看到的是,由民间的民歌小曲来看到,民间的文化即平民的文化,其实一直没有发生过间断。但说实话,象四大名著如此水平的“白话文”,要看懂它也还是不容易的。

   二、四大名著是平民白话文运动巨大成果,四大名著的出现是中华多元文化交融与作用的结果

   (一)《水浒》最江湖,是民间对于农民起义的重要记忆

   《水浒》无非侠义忠三字,个人英雄主义、江湖好义,最后死于一“忠”字,真个是:“个人由侠始,群体由义聚,最后因忠而亡”。当然毛泽东客观的分析之后却认为:农民起义在当时,是没有出路的,接受“招安”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民间对于农民起义这样的大事总是有记忆的,为适应这样的需要,结果有人写出了这样的一部小说来。当然,统治者却不希望让平民的脑子被这些故事“开化”掉,他们只让平民接触一点圣贤教育。按照无产阶级革命时的说法,中国的统治者历来均在执行愚民政策。所以,四大名著的传世还真不容易。

   《水浒》是民间对于农民起义的重要记忆,不过因为忌惮“官方”的感受的原因,或者说受官方的压力所致,只能以一个“忠”字来为小说结尾。但本质上讲,梁山好汉的农民运动在中国的历史上基本上是微不足道的,但作者之所以选择这样的题材来创作,或许根本的原因还是为统治者忌惮之故。这小说背后的统治阶层的影子与作用,多数人是看不到的,他们一味地相信作者的创作“自由”。

   (二)《三国》最严肃,多拟于史据,权谋之外,儒义为宗,但由此百姓可闻国事矣

   《三国》让平民可闻国事,我们可以看作是平民阶层对政治本质与国家的关注。但本质上讲,此小说中惯穿一切的,还是一个“忠”字。刘关张三兄弟“演义”,即是演义“忠、义、仁、勇、孝、信”。所以,它作为军事权谋小说的背后,则又是中国最大的道德宣传教科书。

   (三)《红楼》是唯情主义,最为民俗化,为中华文采之滥觞

   《红楼》让我们全面地了解公王贵族的腐朽生活状况,其中的大量的言情成分,预示着中国的在人性方面的解放的努力。因为随着清王朝的势衰及西方的所谓文明的解放下,人的感情可以公开的进行讨论了,不再受“存天理灭人欲”的封建礼数的束缚了。而人们所传说的《红楼》的写作所参照的《金瓶》则全面而细致的描写人们的性行为,则基本可以看作是中国人性觉醒或者是性解放的一个重要标志。不过在今天看来,《金瓶》所描写地仅仅是一个神话般的、夸张与歪曲的“性”。《红楼》的出现标志着中国的言情文化达到了从所未有的一个存量与高度。

   (四)《西遊记》其实是寓言式的小说;聊斋只说鬼神之事,西遊却在佛道之间

   《西遊记》以寓言式的文学方法,揭示了中国的各种传统文化背景之间极为密切的关系,这正是“三教”在中国人的心灵上所留下的印迹。当然,《西遊记》有核心在寓义“佛理”,这需要专门的文章来进行剖析说明。

   在此小说中,儒学的面貌仅仅隐约地存在于世俗帝王的势力的背后,而释与道两教之间的关系则呈一种相互斗争的状态。同时,道教基本被描绘为具有邪教性质的宗教,世俗的道教基本是龙鱼混杂的,这基本符合于中国的现实。《西遊记》受儒家学者的否定较多的原因,是因为此小说之中充斥了极多的关于“怪、力、神”的描写。应该说,儒家学者以“不知生焉知死”的务实的态度来对待佛学是十分理智的。同时,要知道,佛陀的《善生经》的教义,基本与儒家的伦理道德及处世智慧达到了圆满的重合,而我们常人对于佛学的理解,往往是“失之毫厘谬之千里一样”,《善生经》即是一部真正的世间佛法。中国传统的多数儒家学者并不排斥佛学,这一点必须知道。中华的传统文化不仅仅接受了佛学,而且最大程度地吸收了其教义中的精华。

   三、四大名著基本由中国的“下等人”来完成

   四大名著的作者基本上是落魄秀才,看来人的富贵地位这些所谓的福报与人的实际的能力,实在是相去甚远。

   世间的不平等最终都会产生相应的结果,这确实因果不虚。要知道,造成统治者的天下大乱的洪秀全、黄巢无一不是落魄秀才。同样,左宗棠这样的落魄秀才同样做成天下第一等的功业,而代表中华文化的滥觞的四大名著,则基本也由落魄秀才来完成。包括聊斋的作者蒲松林,仅仅也是个依靠教书讨生活的落魄秀才而已。由此可以断言的一点即是:其实我们中华民族的真正的精英,永远不可能是那些达官贵人。当然并不是说他们中间没有英雄豪杰,而是必须肯定的一点是,他们中其实更多的是人类的蛀虫而已。
签名:服从真理,服务人民,无私无畏,大道公行! 朱老师手机/微信号:19936611610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