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420回复:5

朱云川:从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12-28 11:33

由于全世界社会主义国家都走了回头路——复辟了资本主义(亡党亡国)或封建主义(暴力维稳),出于对全世界人民共同命运的深切关怀,同时对20世纪社会主义运动的经验总结和21世纪共产主义运动的预言呼唤,《新共产党宣言》原文写于2011年9月9日。

当时,大多数人都不相信共产主义会回归,更不相信中国会成为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大本营,不明白这个新型文化政党——世界共产党的使命价值、现实性和重要性,始终认为朱老师不过是一厢情愿、主观臆想、欧文式的空想社会主义者。

一、从国际共运到世界共运

无庸讳言,历史上的国际共运是社会主义现实运动,是政治核心的科学社会主义(旧共产主义)——社共混讲、去共取社,属于社会主义占主流的“左派+正派”的泛左翼联盟,现实目标是建成社会主义,等条件成熟后过渡到理想的共产主义。

在实践中,社会主义(包括极左国家主义、反共的法西斯主义、左的科社、右的民社、中的特社、杂的空想社会主义、新社会主义等)——修正主义泛滥成灾,产生了一系列有悖于共产党人革命初心的官僚特权、极左灾难、两极分化、贪腐邪恶、文化反噬、亡党亡国等不良后果,就是违背了共产主义现实运动的必然结果。

简单说,社会主义是精英社会,共产主义是人民社会。实际上,国际共运在列宁时期是共产主义性质的,但斯大林上台后,用左派社会主义(后变成法西斯主义)取代了共产主义领导权,共产主义事实上成了革命受害者,被迫为社会主义不断制造的灾难性事件背黑锅。

——苦难发人深省,问题倒逼改革。正确总结历史经验教训是必须的。

2008年以来,中国和世界形势都发生了一系列重大变化。在中国人民领袖习近平同志的核心领导下,包括中国梦、雄安新区、一带一路、上合组织、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共产党与世界的对话等现实运动,“解放真理”成为最鲜明最响亮最有力的时代精神。

特别是2018年前后与共产主义回归相关的中共十九大报告、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重温《共产党宣言》、世界各国共产党和左翼政党大会等若干标志性事件,更加证明了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不仅有现实可能性,而且逐渐成为了中共意识形态的主流现实。

在新时代,世界共运是共产主义现实运动,是文化核心的自然共产主义(新共产主义)——社共分讲、去社取共,属于共产党人带领人民群众守望相助、共建共享的共产主义统一战线,是以共产主义为核心领导的“正派+杂家+左中右”的一主多辅大格局,现实目标是20年内建成共产主义。

坚持从国际共运到世界共运,是恢复了马列毛本来的共产主义思想。只有彻底清算共产主义被妖魔化、污名化、渺茫论、冒名顶替的历史政治责任,才能避免左中右杂社会主义瞎折腾、极左大屠杀、反右扩大化、暴力维稳等历史悲剧的发生。

二、新共产党宣言的三重内涵

应运而生的“新共产党宣言”有三重全新内涵:

1.耳目一新。与历史上的恩格斯《共产主义原理》(对话)、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文献)两个版本的共产主义原则一样,《新共产党宣言》(纲领)属于短小精悍、更有操作性、互为补充的指导共产主义现实运动的“第三个版本”。

要想学懂会用《宣言》,除了认真学习《宣言》正文和七篇序言外,最好参考恩格斯《原理》和朱老师《新宣言》,才能明白共产主义运动的来龙去脉,特别是1847年以后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经验教训。只有旗帜鲜明坚持共产主义正确原则,使共产主义从未来理想回到现实运动,才能帮助全世界共产党人重新挺起精神脊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续前进。

2.革故鼎新。《共产党宣言》提出,共产党人的理论就是消灭私有制,必须与传统所有制关系和传统观念实行彻底决裂,长期被人扭曲为“私有制是坏的、公有制是好的”。实际上,经济核心的私有制(狼窝)和政治核心的公有制(虎穴),都是不适合人类社会美好生活的丛林法则。共产党人必须以建立、巩固和完成文化核心、人民本位的共产主义共同制(人居)为现实目标,坚持“两个彻底决裂”。就是说,有理有利有节地夺取被不合理思想占据的文化领导权和不合理制度占据的国家统治权

可想而知,在共产主义生态文明社会中,只要不伤害人民群众,有利于人民满足美好生活的需要,森林、野草、飞禽走兽也是可以观赏、需要保护的,而不是消灭所有人的不合理思想(私心杂念+野草)和一切领域的不合理制度(丛林法则+森林),属于天下共生、共产主义一主多辅、道并行而不悖、全面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世界文明大格局。

3.守正出新。《共产党宣言》提出的“社共分讲、去社取共”原则是正确的。长期以来,国际共运只有左右阵营,党内只有左中右之分,共产党大都坚持“左比右好”站在左派一边,对不对?事实证明,左未必比右好。作为实事求是派的共产党人,究竟算哪根葱——是独立自主的真理一派,还是依附于左中右的皮外一毛?一直搞不明白。

真正的共产党人坚持真理力量、独立自主、戒左戒右、反左防右、守正出新。共产主义属于以正治国、改邪归正、拨乱反正、利人利己的正确思想,故称“正派”,也叫实事求是派。

与之相区别,社会主义属于害人害己的错误思想,称“左派”。资本主义属于害人利己的邪恶思想,称“右派”。封建主义属于左右合流、两面讨好、消极不为的混世思想,称“中派”。帝国(奴隶)主义属于迷信实力、血腥暴力的禽兽思想,称“鹰派”,也叫妖魔鬼怪。大多数人是不辨是非、不要主义的糊涂思想,称“杂家”(四不像),也叫唐僧。

三、新时代需要新共产主义

即使我们一无所有,但起码可以解放真理。

在2001年,朱老师根据共产主义创新理论成果和世界“两极震荡”的发展趋势,证明“20年实现共产主义”(一代人)的现实性、必要性和可行性,恶意者骂“痴人说梦”,友善者言“乐见其成”,始终没有人相信会是真的。毕竟在1960年代,苏共赫鲁晓夫和中共毛主席都有“20年建成共产主义”的伟大构想,都曾经努力从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但是,缺乏正确理论指导的共产主义运动——空想社会主义最终都失败了。

2012年,中共十八大报告正式提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解决全面脱贫问题。2020年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都不能少的脱贫目标,就是进入政治核心的初级共产主义的标志性事件。在习近平同志核心领导下,中共将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为任何干扰所惑,始终坚守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不负共产党人的光荣称号,为实现中国梦、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新贡献。

在新时代,共产党人必须在思想上不仅要同吃人的妖魔鬼怪作坚决斗争,还要与左中右杂社会主义思想彻底决裂,恢复被社会主义“渺茫论”和资本主义“妖魔化”的共产党人本来面目,把共产主义从社会主义的遮蔽中解放出来,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才能重整行装再出发,继续共产主义新长征。

朱老师大胆预言,世界共运未来三十年的大致走向是:

从2017年中共十九大报告开始,经过习近平同志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的不懈努力,全世界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和共产党人勇敢站出来,对臭名昭著的姓资姓社大胆“说不”,旗帜鲜明宣传和实践共产主义,为推进人民幸福、人类解放的正义事业做出新贡献;

到2025年共产主义将成为全世界人民意识形态的主流现实,中国梦(利人利己的孙悟空)与美国梦(害人利己的牛魔王)将成为两大意识形态符号,全世界正邪立判、泾渭分明;

到2035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在中国全面实现,雄安新区成为世界人民精神圣地;

到2050年中华民族将领导全世界——以中国自身成功为榜样,激励全世界共产党人不懈奋斗,继续解放全人类思想,造福全世界人民。

毫无悬念,世界共产党能否落地不是问题。作为积极构建新型国际关系、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上合组织与上海精神,有着与世界共产党一样的精神理念,已经在实际行动中发挥出重大作用,习近平同志的实践力度和推进速度大大超出朱老师的预期。

《新共产党宣言》虽然写于七年前,对世界共运的指导价值和现实意义没有改变,依然适合所有的共产党人和正义之士。作为一篇短小精悍、言简意赅的具有战略性、前瞻性、纲领性的世界共产主义重要文献,本书收录时一字未改,立此存照。

特此说明!

朱云川

2018年6月20日

签名:服从真理,服务人民,无私无畏,大道公行! 朱老师手机/微信号:19936611610
沙发#
发布于:2018-12-28 21:05
朱云川: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中国共产党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政党,也是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政党。中国共产党始终把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作为自己的使命。……我们生活的世界充满希望,也充满挑战。我们不能因现实复杂而放弃梦想,不能因理想遥远而放弃追求。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自应对人类面临的各种挑战,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退回到自我封闭的孤岛。
——习近平《党的十九大报告》
一、把共产主义推向全世界
新共产主义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核心理念,是指导当代人类实现信仰重建、实现共产主义的具有普世价值的理论基础。毫无疑问,自由吃人、唯利是图、丛林法则的资本主义社会模式正在走向终结,实现人的复归的马克思主义与实现中国梦的共产主义思想正在复兴。
为什么要把新共产主义推向全世界呢?
第一,是解决社会危机的需求。
资本主义社会为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如异化、三座大山、人吃人、战争、恐怖主义、毒品、色情、颓废、冷漠、残酷、资源浪费与耗尽、环境污染、能源危机、农业危机与粮食安全、自然灾害、人间悲剧……当今世界许多国家的穷人和弱势人群处于无工作、无住房、无安全、无保障、无人格、无尊严、无幸福、无出路的生死境地,这部份占世界80%的人口被世界上“无良精英”们视同垃圾等待着灭亡。
因此,由政治与经济中的两种邪恶势力相结合的资本主义社会,是人类社会最黑暗最野蛮最反动的阶段,比奴隶制还要更坏。人类社会所有的灾难问题,在资本主义社会表现得最过分最深重,对人类生存构成的破坏力最大,拯救危机成为当代有识之士的新启蒙运动。
第二,是文化本身职责的需求。
文化只有传播才是力量,理论只有实践才有价值。文化境界存在有“三行四知”的自然分层。老子说:上士闻道,勤能行之。注重理论彻底性和实践坚定性,这是圣人的层次;中士闻道,若存若亡。往往流于议论疏于实践,这是众人的层次。下士闻道,大笑之。根本不相信理论也不知行动,这是愚者的层次。孔子说:唯上知与下愚者不移。上士者重在服从与实践真理,上知者重在追求与坚守真理,都是人类文化的神圣天职所在。
第三,是人民群众信仰的需求。
孔子说:“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又如《西游记》诗:“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同生极乐国,尽报此一身!”以五大宗教而言,无论是东方的孔圣人、南方的耶上帝、西方的释佛陀、北方的回真主、中国本土的老道祖,他们全都在拯救人类的命运,其实就是在拯救他们自己的精神,这也是人类需求的最高境界——自我实现。
人类的共产主义模式,首先是由中国人在《易经》、《道德经》里提出来的,体现为“天行健,君子以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体现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西方的柏拉图《理想国》提出了类似的观点,但没有中国古代文化这样准确到位,柏拉图相当于一种空想主张。
在中国文化中,共产主义思想传播得最广泛的当属小说《西游记》和《封神榜》。唐僧代表人民群众,孙悟空代表文化创新,猪八戒代表经济务实,沙和尚代表政治廉洁,白龙马代表文艺宣传,如来代表人类幸福(信佛),其它妖魔鬼怪代表各种错误的思想观念。道法自然的太上老君代表文化中派,阐教的元始天尊代表政治左派,截教的通天教主代表经济右派。
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中,首先全面提出了新政治、新经济、新文化、新社会、新国家的概念,认为具有大本大源的中华民族新文化的建立至关重要。毛泽东思想的哲学理论彻底化没有完成,只是指明了建设中国特色的共产主义的社会结构和奋斗方向。毛泽东思想在世界人民群众中影响最广泛,成就最大,这是中华民族为当代人类做出的巨大贡献。
新共产主义与以《道德经》为代表的中国道家“以正治国”思想相近,和谐社会与中国儒家“依仁治国”思想相近,邓小平理论与中国法家“依法治国”思想相近,毛泽东思想与中国墨家“以德治国”思想相近。马克思主义相对复杂,在文化上坚持自然主义,与自然发展观相一致;在政治上坚持人道主义,与毛泽东思想更接近;在经济上坚持共产主义,是所有共产党人意识形态的共同特征。
当然,由于过分重视经济作用的失误(恩格斯语),马克思主义后来长期被庸俗化片面化割裂化,失去了理论本身的彻底性与生命力。本书立足于正本清源,从本体论上重新认识马克思主义,在人的复归和自然共产主义核心理念中,与老子《道德经》思想完成本体融合,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找到完全对接的中国人民文化的传统资源。
二、共享才有力量
共产主义只有与人类共享,才有力量和价值。
英国媒体2009年11月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约1/4的人认为资本主义有致命缺陷,近半数的人认为资本主义缺陷可以控制,认为资本主义可行的不足10%,在美国这个比例为20%。作为资本主义强国,财富只掌握在少部分人手中,从最近几年美国负资产家庭的增加情况来看,到2016年,零资产或者负资产家庭已经达到30.4%。美国人到底有多穷?69%的美国人,存款少于1000美元。绝大多数美国人很穷,只能靠救济和福利过活。除医疗、房屋、教育这三座大山之外,美国还有第四座大山,就是要养大批的犯人。
根据2016年哈佛大学的民调,18-29岁美国青年中,51%反对资本主义,支持者42%。民调机构YouGov的一项数据显示,44%年轻人支持社会主义,42%认同资本主义,还有7%的人更喜欢共产主义或法西斯主义。有趣的是,66%的人无法正确界定社会主义概念,近30%的人把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混为一谈。与其说美国青年倾向社会主义,不如说他们只是急切地期盼,什么都好,只要有一种主义能对抗资本主义,而社会主义是模糊印象中与资本主义壁垒分明的概念,一种为弱势者说话的思想系统。概括成一句话:“什么都好,只要能修理资本主义”。
历史证明,社会主义也是资本主义的同路人,根本无法修理资本主义。能够有效修理资本主义的,只有新共产主义。因此,主动反击和积极防御资本主义全球化、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也需要把新共产主义推向全世界,让世界人民受教育受启发,找到自己的出路。人类只有知识可以无限共享,权力和财富是不可能无限的。只有共享知识,才能赢得真正的和平、民主、独立、富强、尊严、幸福!
许嘉璐先生说:“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中国很重要的一个任务,是文化外交,就是我们常常说的中华文化要走出去。现在世界上对于中华文化的了解应该说是相当片面的、缺乏的,甚至是误解的、扭曲的。至21世纪的前十年,中国经济实力在国际上地位显而易见,而中国的文化与中国的经济地位不相称。所以,我们谈当代文化的弘扬,就应该把中华文化走出去纳入到思考的范围。”
把新共产主义推向全世界,不同于“三种传统方式”——极左、极右、第三条道路。中国和西方有两种左右相反的政治光谱,本书取中国传统文化的概念。
老子《道德经》说:“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圣人执左契,而不于人。故有德司契,无德司彻。天道无亲,恒与善人!”一要积极帮助“极左”,反对善意地强加于人;搞红色恐怖,如托派断送革命;幼稚自伤,正人先正己。二要坚决反对“极右”,反对恶意地强加于人;搞白色恐怖,如帝国主义掠财害命;损人利己,害人必害己。三要团结和促进“第三条道路”的新左派和特色派,坚定实现共产主义的信心,从两面派中跳出来。
第三条道路,在中国光谱属中右、在西方光谱属中左。第三条道路存在着庸俗、改良、软弱、动摇、两面性、最终必将无所作为。他们主张庸俗社会主义,加民族资本主义,等于封建主义。
共产主义运动的正确原则:一是“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只有坚持彻底的自然本体论,才能使思想先立于不败之地。二是“居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坚持科学发展、大公无私,以身作则,率先垂范。三是“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既要胜人有力,更要自强不息。坚定信心,光明在前!
签名:服从真理,服务人民,无私无畏,大道公行! 朱老师手机/微信号:19936611610
板凳#
发布于:2018-12-28 21:05
三、如何才能走出去
如何把新共产主义推向全世界?是由中国的党和政府发一个红头文件,或者由国家投资一些海外的孔子学院,就能做得到的吗?当然不是。虽然这些文件和投资都很重要,更重要的是我们自己学习与实践自然发展观所取得的巨大成效。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只要咱们国内做得足够好,在现在卫星上天、网络全球化的时代,在“四海之内皆网友”的全民监督下,还有什么隐秘可言呢?
文化的力量,在于对人的思想影响力,这个影响力一旦深入人心,就可以不胫而走、持久影响下去。最重要的是练好内功,主要解决好咱们自身的现实问题,表现为咱们自身的错误观念得到纠正的问题。在中国社会中,主要就是坚持天下道义和人民立场,解决好人民群众的思想观念问题。一句话,就是人民的共产主义信仰重建。
信仰重建是一个时代面临的大课题。西方传统的宗教信仰——上帝与鬼神信仰瓦解了,西方的经济信仰——金钱与物质信仰崩溃了,西方社会已经失去了他们的信仰家园;而我们东方社会还有两个信仰资源,一个是中华民族的政治信仰——国家信仰,一个是中国人民的文化信仰——道义信仰。在传统文化概念中,前者称为人道政治,后者称为天道文化。当天下道义与民族国家发生冲突的时候,知识分子通常会选择替天行道,老百姓往往会选择官逼民反。
因此,天道胜人欲,是走向国家社会昌盛的大道;人欲胜天道,是通向国家政权失败的邪径。西方社会能够直接援用东方社会的信仰吗?也很难!我们需要做的一项天下事业,就是立足于“道法自然”符合人类共同需要的信仰重建!
信仰重建,就是回归自然,就是人类从被迫异化的困境中回归生命家园!信仰重建,就是人类从必然王国真正回到自由王国,赢得自身幸福安宁获得最终解放之号角!信仰重建,就是建立起符合自然人本体的真实需要,符合于人类本能与本性、欲望与理智的自然平衡,能够满足劳动人民、实践大道的身心健康的新信仰。
这个新信仰立足于人类生命本身需要的实践的自然大道,因此它高于天道、地道、人道、鬼神之道,同时它又是天道、地道、人道、鬼神之道的最合乎自然逻辑规律的排列组合,可称为“自然信仰”。
老子《道德经》说:“孔德之容,唯道是从”、“使我介有知,行于大道,惟他是畏”、“淡兮其无味,视之不足见,听之不足闻,用之不可既”。只有在实践中才能检验大道的用处,成功遂事是人民群众唯道是从、行于大道的必然回报。
这种新信仰是崇高的共产党人的需要,它就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就是二十一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信仰,就是新共产主义的信仰,就是人类回归生命本身的共同信仰;
这种新信仰是神圣的人民解放军的需要,它就是毛泽东思想的信仰,就是承担使命、服务人民、听从指挥、勇于奉献的信仰;
这种新信仰是伟大的中国人民的需要,它就是“公平、公道、公正”与“劳动、人格、尊严”的人民自己的信仰;
这种信仰是正在复兴的中华民族的需要,它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自然之本、大道之用,就是中华民族几千年以来一直传唱不衰的大同信仰,就是当代中华民族的自尊之本、自信之源;
这种新信仰也是可持续发展的全人类的需要,因为每个真实的自然人都会有其自身本体、本能与本性,在共产主义克服物的异化、实现人的复归的生命本源层面上,无分任何国家、种族、人种、性别、职业等,全人类的所有成员都是一律平等、共同需要的,这就是天下道义所在。
四、新文化的统治
文化理论与政治实践的关联度很大,这是中华文明的传统优势,也是人类社会的历史结论。只要文化理念不符合天下道义,社会上就会有祸害人民群众的文化现象,实践中就会有长期徘徊、彷徨、挫折的种种失误,就是圣人失位、天心暗昧、天道不公。在人民群众中间,就会出现有大道觉悟的圣人与人民领袖,就有决心也有力量带领人民群众,坚决摧毁背离天下道义的旧文化统治,建立一种符合天下道义的新文化统治。
1940年1月,毛主席《新民主主义论》说:
我们共产党人,多年以来,不但为中国的政治革命和经济革命而奋斗,而且为中国的文化革命而奋斗;一切这些的目的,在于建设一个中华民族的新社会和新国家。在这个新社会和新国家中,不但有新政治、新经济,而且有新文化。这就是说,我们不但要把一个政治上受压迫、经济上受剥削的中国,变为一个政治上自由和经济上繁荣的中国,而且要把一个被旧文化统治因而愚昧落后的中国,变为一个被新文化统治因而文明先进的中国。一句话,我们要建立一个新中国。建立中华民族的新文化,这就是我们在文化领域中的目的。
道义所在,天下赴之。
历史证明,不管邪恶反动势力貌似多么强大,共产主义的人民革命如洪流,如潮水,斩不尽,杀不完,打不垮,人民群众一代接着一代前赴后继,视死如归,为实现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为建立人类共同命运的新世界不惜一切,奋勇向前。任何邪恶反动势力在革命人民面前,都只有灭亡的宿命。
坚持革命王道的助周伐纣,是当代知识分子义不容辞的时代使命。历史证明,邪不压正,革命人民必胜。听吧,从《周易》、《诗经》、《道德经》历史中走来的人民战士高唱:“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看吧,服从新共产主义旗帜召唤的革命战士高呼:“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我们相信,新共产主义必能承载它的历史使命,中国人民必将率先实现共产主义。人民领袖毛泽东说:“人民万岁!”“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在西方,邪恶的资本主义黑暗笼罩下,共产主义思想至今还在幽灵般地游荡,有良知的人民群众一次次被迫走上寒冷的街头,以血与火与拼命为代价,虔诚地迎接世界革命的曙光。在东方,毛泽东思想恰如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冉冉升起,给人类带来了无尽的温暖与希望。弹指一挥间,三十多年过去了,邪恶的乌云终究遮不住太阳,而今由革命王道与英烈精魂化成的自然发展观,正是那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突破了云层浓雾的封锁,沐浴在阳光里的人民群众,正在从迷茫中清醒过来,必将爆发出创造历史、创造幸福、改变世界的伟大力量。有诗为证:
天地万物本共生,守正出新道自明;
社共混讲不彻底,左右合流乱世根。
民族复兴中国梦,人类命运共同体;
改邪归正两决裂,人民幸福大道成!
当然,作为真诚的共产主义者,朱老师对人类信仰及共产主义理论进行长达30年的深入探索,确证了只有共产主义才是人类社会的最高理想,提出一个中国梦公式:道德经+共产主义=中国梦。本书作为阶段性成果已呈现在读者面前。是否确能对读者有所启发和帮助,不全是笔者所能决定的,但肯定是与众不同的。
唯一问心无愧的,始终坚持“道之所在,义之所在”的人民立场,坚持道法自然、实事求是、独立自主的哲学思考,用老实人的笨办法做真学问,全力以赴,不逐时尚,做好最琐碎的理论小事,比如一个概念,一条逻辑,一种顺序,都是作者所不敢忽视,最终积少成多,给大家一个说得过去的交待。
朱云川
2018年6月25日
签名:服从真理,服务人民,无私无畏,大道公行! 朱老师手机/微信号:19936611610
地板#
发布于:2018-12-28 21:22
朱云川:二十年内实现共产主义
二十年内实现共产主义,是马列毛的共产主义观点,也是朱老师对中华民族实现天下共生、太平盛世的历史结论。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说:共产主义不是主观的空想,不是未来的理想,而是现实的运动;列宁《共青团的任务》说:再过一二十年就可以生活在共产主义社会;毛主席说:解放前我们实行了二十二年的军事共产主义。这样的共产主义,绝不是迷信“三高”遥不可及的空想社会主义或旧共产主义,而是现实可行的新共产主义。
——题记
当今世界,弥漫全球的经济危机、生态危机、恐怖袭击、战争内乱、天灾人祸频频发生,世纪各国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开始觉醒了,不断起来参加反对资本主义模式的示威游行,连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市长也走上街头抗议被捕,赖以军火制造、军事侵略、经济掠夺、技术垄断为生的美帝国主义单方面发动侵略战争,四处插手,全球称霸,在南美、北非、中东、东南亚制造社会动荡和政治乱局,中国周边国防与国内社会压力骤增,全世界都出现了空前严重的社会危机和信仰危机,这是资本主义社会模式危机的总爆发。
历史证明,社会主义也是资本主义的同路人,也是为少数人服务的。实际上,能够有效修理资封修自由吃人丛林法则的,只有以习近平的中国梦、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代表的新共产主义。正所谓:“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一、压迫唤起反抗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一方面,虚伪地坚持资产阶级标榜的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狂妄无知且自以为是地占据舆论最高点、把持话语权;另一方面,又肆无忌惮地发动战争,践踏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人民群众的自由、民主、平等、人权。这种资本主义社会精神特质具有两面性,如同神经分裂症患者一样,使一些仿效西方的第三世界国家陷入极度混乱难以自拔,引发了内外恐慌甚至战争,造成巨大的灾难性后果。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越来越大的今天,在普通人连做奴隶都难得的高失业与高物价的冲击下,世界上被压迫、被剥削、被欺骗、被愚弄、被奴役的人民群众,包括西方有道义良知的人们正在迅速觉醒,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以实际行动投入到自发反抗中。然而,以99%的普罗大众自发反抗1%的妖魔鬼怪自由吃人的效果不容乐观,人民群众在混乱信仰和盲目抗争中彷徨挣扎,难有切实可行的新思想、新办法、新出路!
一种来自天道文化的回应,一种来自东方日出的光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自然发展观,作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共产主义)的理论创新系列成果,作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共建共享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行动指南,作为马克思主义与道家思想相结合的新文化实践理论,随着中国影响力的不断增强,将为全世界人民所关注所理解所认同。
坚持人民本位(真实正派)的共产主义新模式,是不同于金本位(个人极右)的资本主义现代模式、权本位(官僚混世)的封建主义传统模式、国本位(精英极左)的社会主义空想模式的全新道路,科学发展观作为指导中国与世界人民迈向前进道路的指路明灯,人民群众从中依稀地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
由于复杂的历史及主客观原因,人民群众对共产主义的认识是肤浅的扭曲的,对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新共产主义)、二十一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还不够了解,在实际社会生活中道听途说,对马克思主义存在严重误读,难以做到“真学、真懂、真信、真用”。特别是国内一些贪腐缺德官员坚持实用主义阳奉阴违,对中央的正确路线与方针政策采取消极抵制、扭曲利用、以权谋私的行为,也败坏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与世界人民心中的声誉,老百姓普遍反映,一些官员的讲话大多空话连篇,从而产生抵触情绪。
这些问题,也引起世界上关注人类前途命运的有识之士担忧。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究竟是什么?怎样实现中国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共产主义理论如何取信于人?都是人民群众迫切想知道的话题。
二、自然发展观
实际上,作为检验全国意识形态、哲学社会科学、思想政治工作合格与否的一块试金石,“真学、真懂、真信、真用”党的十九大精神,深学笃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对人类公平正义的迫切呼唤,这一点又归结于共产主义创新理论体系的建设,归结于哲学界、思想界、理论界的实实在在的系统创新成果。
目前国内在这方面做得还不尽人意,包括马列毛、邓三科、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内的主流意识形态面临着理论彻底性、现实有效性、执政合法性等方面的巨大挑战,指导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二十一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自然发展观应运而生。
可以说,具有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新发展理念——新共产主义内涵的科学发展观,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必然要求。
什么是科学发展观?科学主义和发展主义都曾试图回答这个问题。
有人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发展才是硬道理,不发展只有死路一条。”这些回答似乎不错,在一定时期为中国和人类社会做出了重大贡献。然而,资本主义美国的科学技术不发达么?美国的经济社会发展不先进么?美国并没有自发地产生出人民需要的自然发展观。
在2010年4月,美国政府局级官员代表团还专程赴中国清华大学取经,系统地学习科学发展观,表明“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难以从“以物为本”的资本主义社会模式中自发地产生出来。事实证明,科学主义与发展主义的回答是不合理的。
什么是科学发展观?马克思主义传统教科书也曾回答过这个问题。
有人说,“政治经济学原理放之四海而皆准,凡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就要坚持,而对马克思主义的具体结论要力求创新。”这样一来,适合于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经济学成为普世真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具体结论之间的自然逻辑被人为截断。
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以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为模版,长期从事资本主义改良复辟(西化派)成为主流意识形态,把思想混乱、理论不彻底与现实灾祸、社会危机之间的逻辑联系,视为一种新的宗教式的不可知论,变成了一种新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教条主义、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
“马克思主义死了,资本主义活着”,成为老百姓理解自然发展观的另一种误区。事实证明,传统教科书的回答也是靠不住的。
总之,全党上下在传统的左右合流、消极混世、暴力维稳的错误观念中难以自拔,在似是而非的谬误中自圆其说,在土洋八股的教条主义中阿谀奉承,意识形态大分裂,表现为权力割据的九龙治水、人民群众的六神无主,理论不彻底,追求真理扭曲为有权任性,理论创新扭曲为曲学阿世,服务人民扭曲为忽悠群众,“真学、真懂、真信、真用”科学发展观,除了国家领导人倡导外,在现实社会中难免跌到一种“空话连篇”的尴尬境地。
实际上,科学不等于正确,发展不等于合理,传统不等于真理,空想不等于现实,空谈不等于实践。科学意味着可重复与可操作性、可证明性。众所周知,想知道一只梨的滋味,必须亲口尝一下,这种方式无疑是科学的。然而,中国古代医药家李时珍,却在亲口尝药中断送了性命,打着各种科学幌子的砖家叫兽、过度医疗谋财害命,这种科学方式无疑又是不正确的。
当前,科学主义、发展主义的泛滥,一方面压制着中国传统文化为代表的直觉思维和整体思维,造成人为的科学垄断和思想专制;另一方面又滥用科学方法与改革手段,形成大量无效数据与可怕后果,却冒充科学结论和思想权威,用伪科学、伪精英蒙骗世人赚取名利。
由于缺乏真实的自然标准,全社会本体迷失,道德失范,是非混淆,黑白颠倒,黄赌毒诸恶泛滥,“鬼神话语”盛行,人心暴戾,任性而难以管束。由于人民本体缺失,公共权力被邪恶势力侵占,经济失衡,改革失效,市场化“野草经济”蓬勃生长,涸泽而渔,大都以片面的高速发展面目迷惑世人。这些长期占据主流的错误观念,都是对人民群众极其有害的东西,成为人民群众解放思想的大敌。
事实证明,科学发展观在本质内涵上,不能理解成传统的、科学的、发展的观点,而应理解为全面的、正确的、合理的标准。何谓全面的、正确的、合理的标准呢?
其一,全面标准是什么?
全面不是片面,社会不只限于经济,科学发展观不等于经济发展观,它必须包括文化、经济、政治、社会、军事、生态等人类社会所有的领域,意味着人类文明的整体升级与系统更新,应当具有普世价值。
就科学发展观来说,全面标准既不是经济学、法学等当代“显学”,或者鬼神、宗教等古代“隐学”,也不是马学、西学、中学这三驾马车,而是自然(真实)主义的天下共生、人民本位的太平盛世、全人类的共产主义思想。
离开了造福全人类、服务天下人的新共产主义,科学发展观就失去了灵魂、失去了根基、失去了活力,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成为假大空。
其二,正确标准是什么?
不是偶像权威经典,不是传统约定俗成,不是名气财富权力,而是道法自然、实事求是、系统最优化的标准,核心在于道法自然。就科学发展观来说,正确标准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不是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或其他现成结论,也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权威观点,而是立足于当代人类社会的自然需要,通过客在实践和主观改造,总结产生出来的时代精神的精华,是根本结合古今中外人类文明成果、智慧结晶的系统最优化产物。
其三,合理标准是什么?
存在就是合理吗?有利就是合理吗?能自圆其说就是合理吗?都不是,而是天下道义、人民立场、人类可持续发展的标准,根本在于天下道义。就科学发展观来说,合理标准不是既得利益与现实存在,也不是对少数人有利,而是对绝大多数人民群众有利,对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有益,是符合人的自然需求的社会“公平、公道、公正”和人民“劳动、人格、尊严”的标准,是理论彻底、立足真实、现实可靠的新共产主义标准。
为简明起见,我们把一种以自然人为本、具有“道德经+共产主义=中国梦”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内涵表达的新发展观,包括道德经、马列毛的共产主义、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二十一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等在内的新共产主义系统创新理论——真正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统称为“自然发展观”。
签名:服从真理,服务人民,无私无畏,大道公行! 朱老师手机/微信号:19936611610
4楼#
发布于:2018-12-28 21:23
三、把真理解放出来
《共产党宣言》指出,共产主义者必须坚持共产主义正确思想,同不正确的传统观念——包括错误、邪恶、混世、糊涂的左中右杂思想实行彻底决裂。无论这种传统的错误、邪恶、混世、糊涂观念来自于何方神圣宝典,无论它来自于马学、西学、中学,还是来自于经济学、法学或鬼神、宗教隐学,都是必须坚持真理、改正错误的。当前最迫切的理论任务,就是必须把人民概念、共产主义从被妖魔化、边缘化的话语牢笼中解放出来。
所谓人民,就是坚持道法自然、人性真实的大多数人,就是坚持天下道义、自食其力的一个真人、好人、自然人概念。朱老师新国学提出的“六民论”包括:人民、国民、臣民、公民、平民、子民。换言之,人民是一个共产主义社会的主体概念。只有在共产主义社会中,人民才可能真正成为国家主人,人民中心才能成为现实。与共产主义的人民主体相区别,有原始社会的子民、奴隶社会的平民、资本社会的公民、封建社会的臣民、社会主义的国民。
所谓子民,是指具有血缘、姻亲等特殊联系的人群,这是原始社会和宗教领域的主体概念,比如炎黄子孙、上帝子民等,代表着混世派的迷信(未觉悟)思想,体现为人与鬼神或祖宗相对立,对应“家族制”。所谓平民和臣民,是指由战争、暴力、政治等手段控制着的土地人口,是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主体概念,代表着政治上的贵贱差别、官民对立,其共同特点是“等级分化”,分别对应“公有制”和“官有制”。所谓公民和国民,是指由财货、管理、经济等手段联系起来的社会人群,是资本主义和国家(社会)主义的主体概念,代表着经济上的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其共同特点是“阶级对立”,分别对应“私有制”和“国有制”。
所谓人民,是指具有人类精神的复归者,人民文化觉悟的真人,诚实无欺的好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独立自主的自然人,天下道义的实践者,共产主义的真实派。圣人是人民的代言人,人民领袖是人民的化身,这是一种有差别、无分别的共产主义的主体概念,代表着自然文化即实事求是的人与自然(真实世界)的和谐,对应于“共同制”。而共同制所对应的共建共享新社会,就是二十年内现实可行的新共产主义。区别于遥不可及的空想社会主义或旧共产主义。
世界是有差别的,差别是万物存在的唯一根据。无差别是人的主观幻想,这是旧共产主义的依据;有差别是人的现实观念,这是空想社会主义的依据。有差别、无分别的世界是人的真实境界,这是新共产主义的依据。比如,自然人的大脑与手脚,无差别者认为大脑与手脚完全一样,它们地位相同,功能相当,应当一律平等。有差别者认为大脑与手脚完全不一样,它们相互制约,相互竞争,没有平等可言。
有差别、无分别者认为大脑与手脚分工有所不同,它们不分彼此,相互协作,诚实无欺,处于自然平等。手脚服从大脑指挥不乱动,大脑爱护手脚防止被损伤,它们具有真正的共同利益。同为直接劳动者的学者、工人、农民,学者如大脑,工农如手脚,它们之间是有差别、无分别的。
在人类社会中,无差别是群众幻想,对应家族制;有差别是智者思维,对应公有制、私有制、官有制、国有制;有差别无分别是圣人境界,对应共同制。鬼神混世的子民与家族制、奴隶社会的平民与公有制、资本社会的公民与私有制、封建社会的臣民与官有制、国家社会的国民与国有制,都有被社会异化的两面性。
唯有自然文化的人民与共同制,具有人与自然的内在同一性。只有共产主义,才能实现劳动人民的共建共享、天下共生,才能实现全人类的独立、自由、民主、平等、博爱,才能实现人类社会的彻底解放,实现每一个自然人的此岸幸福,向着代表其本质的自然人性的全面复归。
2011年6月20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全国党建研究会在京召开《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党建研讨会》。习近平同志说:
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一定要以科学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正确处理坚持和发展、一脉相承和与时俱进的辩证统一关系;一定要胸怀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坚持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充分尊重人民群众的伟大实践和创造;一定要以宽广的眼光密切观察世界局势的发展变化,积极借鉴吸收人类文明一切优秀成果;一定要坚持不懈地用党的理论创新成果武装党员干部头脑,不断提高全党的思想理论水平。
解决党和人民信仰危机,对人民进行共产主义教育,重建共产主义信仰,是新时代党建理论必须解决的最紧迫的核心任务。
目前,遍及党内外的信仰危机、信任危机和政权危机,国内外的政治、经济、民族、军事压力,党政军官员普遍缺德,大搞腐化特权,极右势力大量占据着各级党校、高等院校、新闻战线等意识形态领域,黑恶势力向着人大、政协和国家机关公开伸手,人民群众内部矛盾因个人切身利益不断激化成为敌我矛盾的趋势加剧,学术腐败、大师招牌、裙带关系使中国学术、科研与创新远离,当代中国时刻面临着内忧外患、亡党亡国的危险境地。若不及早救治,恐怕其祸不远矣。归根究底,有一个根本问题:共产主义信仰危机,就是中国乃至全人类危机的共同根源。
四、太平盛世中国梦
当前,二十一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需要正确回答:党该怎么办?人民该怎么办?人类社会向何处去?必须明确为谁服务的人民立场问题。在当代中国,新共产主义要有“四大关注”——即“关注党的命运、关注国家命运、关注民众命运、关注学者自身的命运”(中央党校韩庆祥语),并且实际地正确解决这些重大问题。“四大关注”具有极其迫切的现实针对性。正如毛主席说:“我们民族的灾难深重极了,惟有科学的态度和负责的精神,能够引导我们民族到解放之路。”
当代中国所面临的改革模式,主要有以下六种路径选择:鬼神混世的宗教(鬼神)欺骗、军国(奴隶)主义的侵略扩张、资本利益的资本主义(狼窝)、官僚利益的封建主义(猪圈)、国家(精英)利益的社会主义(虎穴)、人民本位的共产主义(人居)。不同的发展模式具有不同的社会结构(基因),不同的路径选择具有不同的现实后果。
唐太宗说:“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故得其下矣”。一般而言,在一个复杂多变、不尽人意的现实社会里,理论通常与实践脱节,理论总是高于实践,观念总是高于现实。比如,坚持军国(奴隶)主义,可得原始(鬼神)社会;坚持资本主义,可得奴隶社会;坚持封建主义,可得资本主义;坚持社会主义,可得封建主义;坚持共产主义,可得社会主义。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大多数号称社会主义国家,总是表现出封建社会的特色?而封建世袭的官僚政治,总是复辟和维护资本主义的沃土?这种古今历史中的怪现象,东西方概莫能外。
换句话说,要想得到社会主义公平或资本主义民主,必须坚持共产主义模式的文化领导。因此,与其坚持社会主义公平或资本主义民主而不得,不如直接坚持共产主义而得之——以真理为标准可得公平+民主。换言之,与其等待从猴子变成人、或者从猪变成猴子再变成人的基因进化——恐怕一万年也不行,起码要十亿年,不如直接跳跃(历史自觉是可跳跃的)资本主义“补课论”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建立自然的彻底的共产主义模式——新共产主义。
朱老师对新共产主义的定义如下:
什么是共产主义呢?有饭大家吃,有事大家做,有书大家读,有房大家住,有病大家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问题大家商量,就是共产主义。人民有劳动、人格、尊严,社会有公平、公道、公正,就是共产主义。
实际上,坚持“天地人和(三位一体),本末有序,人民本位,道法自然”十六字方针,实现新共产主义并不难。共产主义社会本身就有自己的低级(政治核心)、中级(经济核心)、高级(文化核心)阶段,在一二十年内全面深化改革完成的那一天,就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太平盛世、新共产主义率先在中国实现的那一天,这是理论上易知易行、现实中完全可行的。
道之所在,天下归之;义所在,天下赴之!
前人或他人没有做好的天下事,只要是党和人民真正需要的,只要是世界人民真正盼望的,我们共产党人就要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老老实实,认真去做,就一定能够做好它。学马列毛邓要精要管用的实践理念,是本书与众不同的特色之一。
思想理念有差异,实践结果自不同。二十一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与传统马克思主义的出发点和目的相同,具体对象和具体办法有所不同,是从有为而治(德治)向无为而治(正治)“接着走”,是从旧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含左的国家主义、右的资本主义、中的封建主义)向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共产主义)过渡的理论探索。
马克思指出:“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群众。理论一旦说服群众,就能变成物质力量。”为实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理论彻底化,推进二十一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系统研究和理论创新,本书择要而简言之,不敢回避历史与现实,不敢回避重大理论话题,使之真正接通马列毛、邓三科、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与中国古代人民文化的理论脉络,实事求是而非弄虚作假,让人明白而非让人糊涂,真正为党和人民的当代实践找到一条信得过、用得上、靠得住的正确出路,因此本书并非重复官方文件与学习资料——那样的内容到处都有、很容易找到,希望得到全党同志和广大读者的理解和支持。
朱云川
2011年4月初稿
2018年6月修订
签名:服从真理,服务人民,无私无畏,大道公行! 朱老师手机/微信号:19936611610
5楼#
发布于:2019-02-25 12:12
要来一个厕所革命
跳蚤:
@国学朱老师 问题是苍蝇不断干扰让你看不清
朱老师:
问题是,没人真的落实打苍蝇。填掉或盖上粪坑,苍蝇才会少。要来一个厕所革命。这个粪坑不是别的,就是左中右杂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本身就是虎穴、狼窝、猪圈、泥坑的大杂烩——四不像。用共产主义人居代替了社会主义四不像,还有什么老虎、苍蝇、野狼、蠢猪呢?你们成天守着粪坑打苍蝇,也是枉然!
毛主席文革,就是去社取共——把社会主义变成共产主义,这就是文革的本质。而不是守着粪坑打苍蝇。消灭苍蝇的最好办法,是没粪坑。而不是你用什么办法打苍蝇,用大炮、用手、还是用壁虎。有社会主义这个虎穴、狼窝、猪圈、泥坑的大杂烩,革命永远都是不彻底、徒劳无功。
签名:服从真理,服务人民,无私无畏,大道公行! 朱老师手机/微信号:19936611610
游客

返回顶部